Hi !歡迎您 ,   註冊    
書系分類

瀏覽紀錄X 全部清除

    
分享商品: Share on Google+

特別女生薩哈拉(Sahara Special)

書籍編號:BSP765 賣場編號:001405
作者: 愛絲梅.拉吉.柯德爾(Esmé Raji Codell)
譯者: 陳水平 
頁數: 200頁
適讀年齡: 11歲以上
出版日期: 2019年8月1日
ISBN: 978-986-211-939-6
開本: 14.8×20.9cm
裝訂: 平裝
定價: $300
優惠價:
  
  $300

數量:
商品介紹
序/導讀
目錄
延伸閱讀
書評
得獎紀錄
使用心得
發表書評
 
內容簡介
 
當聰慧敏感的女孩遇上搞怪風趣的老師,
一段笑中帶淚的成長之旅就此展開!
 
  在老師、同學的眼中,薩哈拉是個需要「特殊幫助」的問題學生,大家都嘲笑她是「特別的薩哈拉」。面對家庭的離異、人際關係的挫折,以及成長的迷惘,薩哈拉築起了高高的心牆。然而,真正的薩哈拉是一位熱愛閱讀、喜歡寫作的女孩,心中懷有一個遠大的夢想──成為一位作家。
新學期開始,一位與眾不同的老師走進薩哈拉的生命,引領她踏上一段美妙的神奇旅程,將教室化為無可取代的樂園,幫助孩子找回愛、勇氣與自信!
 
當老師看了這本書……
能夠思考當孩子在成長路上遇到挫折、感到困惑不安時,作為老師該以什麼樣的方式給予協助最適當。同時也能藉著書中主角薩哈拉的日記及信件,了解孩子內心真正的想法,進而應用到實際的班級經營,打造充滿愛與溫暖的學習環境,與學生一同成長!
 
當孩子看了這本書……
能夠從薩哈拉一封封滿載思念的信件與傾訴種種煩惱的日記得到共鳴,進而有「被理解、被認同」的感受,能夠緩解成長的焦慮及迷惘,並將自身帶入薩哈拉的角色裡,與她一同成長、勇敢面對生命中的挫折與哀傷,並在老師的鼓勵下敞開雙手擁抱夢想!
 
當父母看了這本書……
能夠更加了解青春期孩子的想法,並理解到當孩子逐漸成長茁壯,作為父母,學會放手讓孩子們去飛、去探索世界是一件很重要的事。當孩子的心中藏了越來越多祕密、不再和爸爸媽媽無話不談時,父母更能從這本書學習如何坦然面對孩子的成長。

 
作者簡介
 
愛絲梅.拉吉.柯德爾 Esmé Raji Codell
 1968年出生於美國芝加哥,1992年畢業於東北伊利諾大學。當過老師、圖書管理員、書商、小說家。她的自傳性作品《31個孩子,31個機會》記錄了她在芝加哥一所公立學校教書的點點滴滴。她喜歡設計創意課程來和孩子們互動,像是在歷史課帶領學生用冰箱收納盒製作時光機器等等。2003年柯德爾結合自身教學經驗,出版了第一部小說《特別女生薩哈拉》,薩哈拉的角色靈感即是來自她班上的一位學生。
 作品曾獲美國圖書館協會傑出成人書獎、美國最佳青少年讀物獎、國際閱讀協會兒童書獎、美國柯克斯書評編輯選書等。著有《31個孩子,31個機會》、《如何讓你的孩子愛上閱讀》,以及青少年小說《唱一首鮪魚之歌》、《生活在巴黎》等。

 
內文試閱
 
1 我和德里
 
      為什麼要寫這些信呢?既沒有收信人,也不會有回音的信。我知道這樣很傻,但就是覺得這樣會好過一點。我甚至不知道該把它們寄去哪兒,只好全部堆放在學校的書桌裡。

親愛的爸爸:
你好。我想你了。我愛你,我一直愛你,我永遠愛你。


      有的時候我會寫:「你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呢?」有的時候我會寫:「你是不是再也不會回來了?或者你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有的時候我還會寫:「你快回來吧。」還有的時候我會寫:「你為什麼不把我也帶走呢?」

      我的書桌總是很亂。

      一天,那些信突然一股腦兒全部從書桌裡掉了出來,撒落在我的腿上、腳邊,甚至落在了老師的腳邊。我撿回來一些,可是大多數都被拿走了,老師把它們交給了輔導老師史丁先生。被叫到史丁先生的辦公室並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在那裡看到媽媽在讀那些信。她臉色蒼白,好像我的信上寫著什麼讓人五雷轟頂的消息似的。難道她認為我想念爸爸多一點,就會愛她少一點嗎?我感覺自己就像一團煙霧,暈呼呼地飄到了屋頂。

      等回過神來,我忍不住生氣地噘起了嘴。我很想拿回它們,拿回所有信。我很生氣,不是有法律規定他們不能隨便拆閱別人的信件嗎?

      史丁先生拿出了一大疊紙,那是我的檔案,是我全部的紀錄。不,不是全部!它們只是一部分。這份檔案沒有寫我和媽媽去書店的事情。每次逛書店,我都可以自由挑選自己喜歡的書,甚至精裝書也行。我們家雖然並不富裕,但在收銀臺付錢買書時,媽媽眼睛都不會眨一下,她遞過去一張張「大」鈔票,就像在買牛奶或雞蛋這種不可或缺的東西一樣。除了書店,我還會去圖書館,在成堆的書山裡挑選自己喜歡的書,並讓媽媽為我朗讀。媽媽只要下班後不是很累,都會為我讀那些書。媽媽一直都是我最好的老師。但是這些事情都沒有記錄在檔案裡。

      看到那份檔案,媽媽的臉色再次變得非常難看,我又開始嚇得全身發軟。看看檔案裡都有些什麼:我的那些亂七八糟、沒有完成的作業,還有爸爸離開之後我寫得凌亂而潦草的日記。唉,我怎麼就沒有在三年級的時候學會好好寫字?我怎麼就沒有在四年級的時候認認真真完成作業呢?眼看著史丁先生把我的信塞進了那個大檔案櫃裡。櫃門被「哐噹」一聲關上,好像朝我發出一聲刺耳的嘲笑。那個櫃子裡裝滿了所有對我不利的證據,它一直在那裡等著,準備隨時聽命,打開櫃門來證明我是個大笨蛋。

      我們走出辦公室時,媽媽低聲說道:「薩哈拉,你到底想要我怎麼做?要媽媽給你道歉嗎?我很抱歉沒留住爸爸。是的,我很抱歉,但我已經盡力了。難道離婚的女人就應該受到懲罰,她的孩子就必須接受特殊教育?」

      我很想說:不用感到抱歉,媽媽,我也同樣沒能留住爸爸。但我知道這時候我最好不要插嘴。

      「你的心跟著爸爸走了,難道你的大腦也要跟著爸爸離開嗎?」她低聲嘟囔著。「長點腦子,好嗎?做好自己的事吧,證明給他們看是他們錯了。答應媽媽好好表現,好嗎,薩哈拉?」

      我盯著她的眼睛,沒有回答。我知道這樣做很無禮,而且很不好,但我不能撒謊,假裝答應她。我為什麼要好好表現?表現給誰看?我交給他們的東西他們拿走了,我沒交給他們的東西他們也拿走了。他們拿走這些就只有一個用途,那就是「餵」飽那個檔案櫃。我受夠了,我再也不要讓他們抓到任何把柄了。

      媽媽極其生氣地看著我,我還以為她會給我人生中的第一個巴掌(她還從沒打過我)。但她沒有,她只是踏著重重的腳步走了。我待在原地,真希望她剛才搧我一巴掌,就好像情感強烈的句子結尾總需要有一個驚嘆號一樣,一巴掌就是一個完美的驚嘆號。但是,她只是踩著高跟鞋,鞋跟敲打著地面,敲出了一連串「蹬、蹬、蹬……」的刪節號。

      這串刪節號讓我看不到我的句子會在哪裡結束。

      由於那一疊愚蠢的信,我需要一位負責特殊教育的老師,並在教學樓的大廳裡接受所謂的「特別關懷」。我跟你說,坐在大廳裡被老師特別關照,感覺就像個流浪漢一樣。首先,大家路過你身邊時會假裝沒有看到你,但事實上沒等走出三步之外,他們的腦海裡就為你編完了一個故事:「為什麼她不舒舒服服地待在本該待著的教室裡?人太蠢?太倒楣?還是大家都不喜歡她?」唉!要是我帶了一杯水出來就好了,那樣還能假裝我不是在接受特殊教育。班上的同學在經過我去洗手間的時候,都朝我發出「噓」聲,並偷偷地叫我「特別的薩哈拉」。我知道「特別」這兩個字的意思,可不是像公主或電影明星那種光彩照人的特別。我假裝沒聽到他們的嘲諷,但其實我聽到了。不僅僅是耳朵聽到了,我的臉頰也聽到了,所以它變紅了;我的雙眼也聽到了,所以它們直直地盯著牆壁,盯著我的膝蓋,盯著我的鞋子;我的指甲也聽到了,所以我拚命地啃著它們。嘲諷的聲音穿透了我的衣服、我的皮膚和我的血液,在我空空如也的身體裡迴響。

      和特殊教育老師第一次見面時,她就告訴了我她的名字,但我一轉身就忘了。日子一天天過去,我一直都不好意思再問她的名字。我在心裡叫她碧絲,而事實上,我從沒開口叫過她。碧絲在大廳裡陪我玩桌上遊戲,小聲地和我說著話。她的聲音非常輕柔,就好像我是個布娃娃,她像是玩扮家家酒一樣哄著我。我努力不去注意這些,以免控制不住自己,噁心地吐在她身上。有時她問我有沒有做完功課,我會假裝沒聽見。她總是教育我要好好珍惜時間,做事要有條不紊。她說:「這會讓你的日子過得更輕鬆呀,你覺得呢?」

      我點點頭,當然,我同意。但事實上,我在想:如果我真的是可以在學校裡到處閒逛的流浪漢,那我一定會為此喝上一杯,用中午學校餐廳發的牛奶來舉「杯」慶祝!──儘管牛奶只是裝在棕色的紙袋子裡。我的祝「奶」詞將會是:敬那些能夠珍珍珍珍惜時時時時間,認認認認真做事事事事的人!

      想到這裡,我就忍不住笑了起來。

      「什麼事這麼好笑?」

       我聳聳肩膀。她應該不會覺得好笑吧,我從來沒見她笑過。而且她肯定會把這件事寫到我的檔案裡,比如無緣無故地發笑,覺得有條不紊是一件搞笑的事情。

      碧絲看起來是個做事很有條理的人。我敢打賭,她這一輩子從來沒有讓什麼東西從書桌裡撒出來過。

      最後,她會問我有沒有什麼想聊的。當我說「沒有」的時候,她的臉上會浮現出甜甜的微笑,但看起來並不開心。

      有時德里.賽克斯會和我們一起坐在大廳裡。我感覺他從恐龍時代──如果不是,那至少是從《獨立宣言》簽署的那一天開始就在接受特殊教育了。一年級的時候,他就踢傷了一個老師的小腿;到了三年級的時候,他正好長高到可以給大人的鼻子一拳,所以另一位老師就倒了楣。反正人們是這麼說的,誰知道是真是假?媽媽教育我,看書時不要從封面來判斷一本書的好壞,看人時不要以貌取人。儘管如此,我依然覺得,如果德里是一本書的話,他的封面上肯定會寫著《犯罪故事實錄》這六個字。德里從來沒跟我說過一句話,也從不瞧我一眼,我覺得就這點來說,他真算是位紳士。所以我也這樣對他了。

      德里對待碧絲有他的一套。無論碧絲問他什麼,他都會朝著她嘀嘀咕咕,好像突然在睡夢中被吵醒了似的。我們玩桌上遊戲的時候,他就會扔骰子,把他的棋子一個勁地後退。要是碧絲問他什麼問題,他就眨著眼睛,做著搞笑的鬼臉,反問她:「你結婚了沒?」樣子可好笑了。有時他還會生氣地「嘩啦」一下把桌子上的東西全都掃到地上,還一邊破口大罵。

      「看樣子我得打個電話給你媽媽了。」碧絲冷冷地說。

      「好啊,你打啊!你打給我媽啊!」德里對她咆哮。「你以為她在意?她要是在意,就不會讓我待在這個該死的大廳裡,和你待在一起!」

      我將德里這些搞笑的事情告訴媽媽。結果第二天媽媽就帶著我來到學校,找史丁先生和碧絲重新談話了。「請讓我女兒停止這個課程,」她說,「她不需要你們所謂的這個特殊教育。我送她來學校是讀書的,不是讓她和瘋子一起待在大廳裡。」

      「德里不是瘋子,」史丁先生糾正道,「他只是個有特殊需要的孩子。」

      「特殊需要!」媽媽氣急敗壞地喊道。「我看他唯一需要的『特殊需要』就是一頓暴揍!我女兒可不是來陪這個專打老師的傢伙的!」

      「這只是別人的說法而已,媽媽。」我拉拉她的袖子。「不要以貌──」媽媽一把甩掉了我的手,打斷了我的話。

      「您的女兒目前需要幫助。」史丁先生提醒她說。碧絲也贊同地點點頭。但我覺得,老師們只是想找人陪他們玩遊戲。

      「也許我們應該問問薩哈拉本人想要什麼。」碧絲這麼提議的時候,臉上仍然掛著她那副像是開心但並不開心的笑容。

      「你以為這是耶誕節嗎?你是特殊教育的耶誕老人嗎?問問薩哈拉想要什麼?難道你有什麼好禮物給她嗎?」媽媽坐在位子上扭動了一下身子,發出一聲不知是笑還是咳嗽的聲音。她氣勢洶洶地說:「聽好了,我沒時間跟你們扯這些。我知道我女兒能跟上五年級的課程。她經常在家閱讀,讀過很多書。而且她還會寫東西。」我當時並沒有看著她,她卻突然轉過椅子,對著我低聲吼道:「薩哈拉,告訴他們,你喜歡寫東西。」

      她說的倒是實話。我經常在家讀書、寫字。但是我總是自己一個人偷偷地寫,不管寫了什麼,我都會把它們從筆記本上撕下來,然後藏在公共圖書館的940區,書架底層那些書後面的一個文件夾裡。那個區域雜亂地堆放著一些有關其他地區的書籍,將來總有一天,會有人發現那裡,將我寫的東西像文物一樣從塵土中發掘出來。那一天,人們會認識薩哈拉.瓊斯,一位祕密作家;那一天,他們會讀到《我的痛苦人生和精采歷險》,他們的生活從此也會變得更加有趣;那一天,他們會承認我是一名作家,會慶幸我寫下了自己的故事。此外,由於我寫的是關於自己的故事,寫這些故事時,我還是個孩子,所以書中大部分內容都是關於學校的。我很抱歉學校的篇幅很多,而且到目前為止都是些無聊空泛的內容,但我還是要堅持寫下去,因為說不定哪天我就會在學校裡經歷一場驚心動魄的大冒險呢!再說了,按照法律規定和媽媽的要求,我一定得去上學,除非長水痘、拔牙,或者要去參加葬禮。如果說要在這些裡頭讓我選一個,那我還是選擇上學吧。一般情況下我都是這麼想的。

      「嗯,我喜歡寫東西。」我終於勉強地從牙縫裡擠出了一句話。

      媽媽微笑著拍了一下放在腿上的皮包,好像在說:我就說嘛!

      史丁先生斜著眼盯了我一陣子,然後說:「是啊,那些信可不就是你的大作。」

      不!我真想告訴他:我不只是寫了那些信,不只是那些傻裡傻氣的信,不只是那些像長了腿似的、自己掉出來讓我丟臉的那些信。但我什麼都沒說,只是假裝用乖巧的聲音輕輕地問道:「那,請問我能把那些信拿回來嗎?」

      「嗯……但是我們總需要一些東西來證明你喜歡寫作呀。你說對吧,薩哈拉?」史丁先生笑著說。「可是你都沒有做完過學校的作業,那我們要怎麼證明你喜歡寫作呢?我的意思是,她的作品呢?瓊斯太太,薩哈拉的作品呢?她在這裡從來沒寫過什麼。」

      「你的意思是她都沒有寫作業?那就請你按規定辦事!請用普通學生的標準懲罰她,讓她不及格,讓她留級吧!這至少說明是我女兒的問題,是我教育的失敗!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讓她接受什麼特殊教育,這樣的話就是學校和家庭教育的問題,你也不想這樣吧!」

      「留級會給她帶來嚴重的影響……」

      「好了好了!」媽媽粗魯地打斷了史丁先生。

      最後學校同意我留級了。「請記住,這是您自己要求的。」學校的老師這麼對媽媽說。還要她填一張又一張沒完沒了的表格。門關上了,我和媽媽站在大廳外。我知道人們會在玻璃窗後面嚼舌根,議論媽媽。我知道他們肯定在說:「怎麼會有這樣的母親,寧願讓孩子留級也不要接受學校的幫助?」但媽媽臉上掛著勝利的微笑。媽媽不怕我留級,我真為她的勇氣感到自豪,真的。我寧願留級都不想再去試一下那個特殊教育。其他人可能覺得我是個笨蛋,但我不是。

      我自己知道自己不笨,這就夠了。我很滿意這樣的我。當媽媽對我微笑的時候,我知道她對我目前的狀態也是非常滿意的。至少,她現在是滿意的。

      我路過大廳的小桌子走回自己的教室時,發現德里坐在那等碧絲回來。他正在用一枝黑色的馬克筆在自己的鞋邊上塗鴉。他都沒抬頭瞄我一眼,我也沒有看他。但我在自己的腦海中對他道謝了:謝謝你,德里.賽克斯。謝謝你這麼沒有禮貌、這麼令人討厭,有你做陪襯,讓我看起來只是個普通的笨孩子而不是什麼「特別的薩哈拉」,謝謝你讓我逃離了特殊教育。我欠你一個人情,德里.賽克斯。

      但我也不知道要怎樣才能還他這個人情。
 
問題討論
 
1. 為什麼薩哈拉不願意寫學校的作業呢?你覺得她的行為是正當的嗎?
2. 你覺得波迪小姐是個怎麼樣的老師?可以從她的打扮、舉止、個性、對待學生和家長的方式來回答。
3. 為什麼波迪小姐要禁止大家說「無聊」兩個字呢?
4. 波迪小姐說:「真實的故事不一定只發生在你能夠看得見、摸得著的真實世界上,有時它還發生在想像的世界中。」你覺得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5. 薩哈拉為什麼要拿走露茲的貼紙?你能體會薩哈拉的感受嗎?
6. 巴黎知道薩哈拉偷了露茲的貼紙,卻沒有揭發她,你覺得理由是什麼?如果你是巴黎,你會採取同樣的行動嗎?
7. 為什麼薩哈拉這麼在意德里的事情?她為什麼要偷看德里的日記?他們有哪些相似與相異的地方?
8. 為什麼薩哈拉這麼喜歡弗蘭克.奧哈拉的詩〈文學自傳〉呢?她為什麼要把這首詩送給德里?又為什麼要和媽媽分享這首詩?
9. 波迪小姐講了「老師和蘋果」的故事給全班聽,你喜歡這個故事嗎?你覺得波迪小姐為什麼要講這個故事呢?
10. 薩哈拉看了撒哈拉沙漠的影片後,竟然放聲大哭,你能理解她的感受嗎?
11. 在故事的結尾,薩哈拉打開窗戶,讓寫給爸爸的那些信隨風飄走,你覺得這個舉動有什麼含義?如果有一天,薩哈拉真的遇見了爸爸,你覺得她會對他說什麼?
12. 從故事的開頭到結尾,薩哈拉有什麼改變?
導讀
 
照亮孩子心扉的那道光
文/新北市新市國小教師 張碧珊
 
      當我第一眼看到這個書名時,腦海中翻騰著許多想像:薩哈拉的名字是怎麼來的呢?這個女孩有多特別呢?是長相特別?個性特別?經歷特別?書名讓人產生滿滿的好奇,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認識這個特別的女生。
      故事開頭就點出薩哈拉的身世──一個透過書信寫下對爸爸極度思念的單親兒童。這時讀者腦袋浮現的疑問是:薩哈拉的爸爸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薩哈拉無法將信件寄出呢?爸爸過世了嗎?還是到遠方工作?怎麼沒有感受到女兒殷切的盼望呢?接著,學校老師發現薩哈拉這些滿載著綿綿思念的信件,在未經同意之下閱讀,並如臨大敵般地請薩哈拉的媽媽到校諮商,然後判定薩哈拉需要接受特殊教育。閱讀至此,讓身為教育工作者的我心情沉重。沒有溫度的諮商對話,單憑簡單的事證,然後套上標準的輔導流程,企圖忽視孩子發生問題背後真正的原因與根本的需求。薩哈拉是個令人心疼的女孩。
      在老師和同學的眼中,薩哈拉是個需要特別幫助的學生,因為她是個不寫作業、不愛說話、也不太與人互動的怪孩子。但是薩哈拉的真實面貌,只有親近的媽媽和表妹瑞秋才知道。薩哈拉熱愛閱讀,如書蟲般一本一本地啃讀著;她立志成為一名作家,並瘋狂地寫下自己的故事,然後藏在圖書館裡,渴望有人發現並閱讀。心思細膩且能洞悉人情的薩哈拉總是靜靜觀察周遭的一切,心裡上演著無數的小劇場,只是她缺乏自信與勇氣表達出來。可惜這些特質,老師和同學未曾發現。薩哈拉是個令人驚奇的女孩。
      這些不被理解的痛苦,只是作者對薩哈拉這個角色的初步描寫。本書的精采之處在於如何讓薩哈拉這顆寶石散發出光彩。新的學年度,留級的薩哈拉遇見了新老師──波迪小姐。這個新組成的班級有著學習成效不佳的留級生,還有不服管教的特殊生。波迪小姐的出場方式一點都不驚天動地,甚至還有點怪異,她只是帶著孩子立班規──不准有以「不准」兩字開頭的規矩,而是立了以「一定要」為開頭的規矩。於是黑板上出現了「一定要看、一定要聽、一定要推己及人」。波迪小姐沒有用那些洋洋灑灑的學生檔案認識孩子,而是用正向管教的方式經營她的班級。看似簡單的策略,卻是對待這些心靈滿是傷痕的孩子的最佳策略,撕下特殊的標籤、肯定表現的行為。波迪小姐是個深具教育理念的老師。
      營造讓學生安心的教室,需要搭配有效的教學引導。波迪小姐的教學方式也是獨樹一幟,她為孩子說故事,一個接著一個,孩子思考著寓意;她讓孩子讀詩,一首接著一首,孩子感受著詩境;她帶孩子寫日記,一篇接著一篇,孩子記錄著想法。縱使羞怯的薩哈拉沒頭沒腦地在日記寫下「我是作家」,波迪小姐簡短的回覆「我相信你!」表達了強而有力的信任,不需過多的說明。比起特殊教育老師一次次例行公事般的約談與精神喊話,波迪小姐用真實的行動與時間,慢慢贏得孩子的信任,開啟薩哈拉塵封的心扉。在讚賞與鼓勵下,薩哈拉的寫作力大爆發,一篇篇文采十足的日記,讓人見識到薩哈拉的潛能如同她的名字般神祕浩瀚。波迪小姐是個真心關愛學生的老師。
      這個故事讀來不單只是一篇兒童文學作品這麼簡單,它描述著一個受創的孩子,如何在老師的耐心、寬容與信任下,慢慢敞開心房、發揮天賦、重拾自信,並展現出對未來和夢想的期待。而這樣的故事,給身在教育場域的我更多的提醒與感動。沒有一個孩子想要學不會,沒有一個孩子想要故意使壞,沒有一個孩子不需要被理解。先給孩子那道善意的光,知道孩子行為背後的原因,帶著同理陪伴他們面對成長的風暴,並幫助孩子打開溝通的管道,協助孩子喜歡自己,這是教育工作者不能偏移的初衷。
目錄
 
國際書評
導讀 照亮孩子心扉的那道光/張碧珊
1 我和德里    
2 真正的夢想
3 圖書館女孩
4 每天都有新鮮事 
5 新老師來了
6 獅子的故事
7 挨打的喬治
8 房子是怎樣蓋起來的 
9 波迪小姐來家訪 
10 孤兒 
11 老師和蘋果      
12 名字的由來
13 我的自傳
問題討論
教師感動推薦 (按照姓氏筆畫列名)
 
李佩蓉/景美女中國文科教師、「暢談國文」計畫發起人
宋怡慧/作家、新北市丹鳳高中圖書館主任
邱怜惠/臺北市博愛國小教師
林美琴/作家、青少年閱讀講師
張碧珊/新北市新市國小教師
葛琦霞/悅讀學堂執行長、臺北市立大學學習與媒材設計學系兼任講師
鄭潓妏/基隆市深美國小教師
顏如禎/臺北市日新國小教師
 
推薦文
 
有時候,就只是需要有人認真聽,並且認真相信,如此而已。
波迪老師其實沒有很溫柔,她生起氣來可一點也不好惹!她的「特別」,在於她讓學生持續書寫、讀詩、說故事,她好奇學生真正想說的,並且樂意擔任那個接住孩子心曲的大人。波迪老師沒有特別「教」薩哈拉什麼,只是悉心引導,又適度等待,待她重拾文字,自我接納,不再以「特殊學生」看待自己,而終於讓薩哈拉成為「特別的」薩哈拉。
──李佩蓉/景美女中國文科教師、「暢談國文」計畫發起人
 
這是一本值得你細細品嘗的好書,書中的薩哈拉因父親的不告而別,變得頹廢喪志,對於學校活動不再熱中,還一度接受特殊教育的輔導甚至被留級,但這一切直到薩哈拉遇到波迪老師全都改變了。波迪老師究竟用了什麼魔法改變了薩哈拉?而這一路走來,薩哈拉的母親也扮演了一個重要角色。對教育工作者來說,這更是一本值得您細細品嘗的好書,當我們遇到像薩哈拉這樣的孩子時,我們應該怎麼做才能真正幫助到孩子呢?詳細閱讀所謂的「檔案」,還是用心去了解孩子背後的原因呢?
──邱怜惠/臺北市博愛國小教師
 
柯德爾用細膩、溫柔和耐心,把《特別女生薩哈拉》帶到我們身邊,讓我們看到薩哈拉乾枯無力的行為下充滿豐富的生命力,還有波迪小姐別具風格的班級經營。閱讀過程中,不時為德里的粗暴擔心、為波迪小姐的率性叫好、為每個孩子的轉變鼓掌。整本書充滿愛與溫暖、等待與成長,看完後心都溫暖起來,好想走進書裡跟波迪小姐握手啊!大力推薦!
──葛琦霞/悅讀學堂執行長、臺北市立大學學習與媒材設計學系兼任講師
 
這是一個平實卻又讓人感動的故事。單親媽媽獨力撫養女兒的過程中,擁有寫作夢想的女兒薩哈拉,寫出對父親的情感,卻被視為特殊兒童。後來遇到新老師波迪小姐,將薩哈拉身上的特殊標籤轉化為特別的肯定,讓她的夢想再次燃起熱情與希望。孩子究竟是特殊還是特別?也許是來自我們自己不同的眼光。波迪小姐嘗試去理解不同孩子的特別之處,才有機會讓他們成為真正的自己。書中最感人之處,莫過於薩哈拉的夢想被了解的喜悅,這種生命的美好也是我們能夠給予他人最珍貴的禮物之一。
──鄭潓妏/基隆市深美國小教師
 
看見每個特別的存在
《特別女生薩哈拉》故事從被標籤為特殊生的單親孩子──薩哈拉開始。故事從她的標籤開始,也藉由她的新老師──波迪小姐與班上孩子們充滿智慧幽默的互動,讓這些標籤,在智慧關係中,被鬆動,被重新詮釋,有了更接近人原本質地的新視野。
我愛波迪小姐,她是如此全然地回應想成為作家的薩哈拉:「我是作家。」「我相信你。」她告訴薩哈拉的媽媽:「從她開始寫作的那天就離作家不遠了。」師生在相信中,開展了彼此。我愛她「煩惱收集籃」的創意點子;愛她把每個學生視為獨特的,即使是被定義為情緒障礙的德里。愛她和孩子們的寓言故事對話,讓我想起毛毛蟲兒童哲學思考教學的經驗,讓故事、生活與思考串連在一起。
在那特別的一天,薩哈拉成為波迪小姐「小信使」的那一天。波迪小姐邀請孩子從聽故事、討論故事,到自己來說故事。在那特別的時刻,薩哈拉緊張地上臺,顫抖地對著全班唸出自己寫的文章,對世界說出自己與名字的故事。在理解自己的名字是如何取的之後,她為「特別的薩哈拉」下了自己的定義:名字是別人給我的,而同時也是我自己選擇的。而這些選擇讓我與眾不同。
每個人都是特別的存在,重點在於你如何看待自己的特別。而作為老師的我們,是否願意以嶄新的眼光認識眼前每個獨特的生命,在他們身上每個特點的一體兩面,看穿世人眼光表象下不同面向的可能性。
我愛薩哈拉。這個精采的故事,這特別的薩哈拉,等你一起走入驚喜連連的世界。
──顏如禎/臺北市日新國小教師
  
國外推薦
 
  這本小說無庸置疑地能夠讓抗拒學習的人拾回自信,每位讀者更能從中思考諸多議題,並感到心滿意足。
──美國《出版人週刊》
 
  柯德爾創造了一群特別、令人難忘的角色。薩哈拉的第一人稱敘事美妙又動人地描繪了她逐步邁向成熟、並更加了解自己的歷程。
──美國《柯克斯書評》
 
  書中的波迪小姐就像許多虛構小說裡激勵人心的老師一樣,為現實中的老師和學生樹立了一個榜樣。
──美國《號角雜誌》
  
  柯德爾把書中五年級學生、老師、媽媽、有特殊需要的學生描繪得如此生動有趣,而在幽默的筆調下,同時也閃耀著真摯的愛和溫暖。這是一本讀者將捨不得放下的「特別的小說」。
──美國《學校圖書館學報》
 
  愛絲梅.拉吉.柯德爾以敏銳的雙耳、寬大無比的心以及聰慧的寫作筆調,為讀者帶來一個教室裡的動人救贖故事……孩子一定會喜歡這本書。
──艾菲(《選擇:一名女水手的自白》作者)
 
 
  愛絲梅.拉吉.柯德爾是一名充滿幽默與感性的作家。閱讀《特別女生薩哈拉》讓我也想成為波迪小姐班上的五年級學生!
──安.馬丁(2003年紐伯瑞獎作品《宇宙的一角》作者)
得獎紀錄
 
★2004年國際閱讀協會兒童書獎
★2004~2005年度美國大石像兒童圖書獎提名
★2005年美國陶樂絲.肯非.費雪童書獎提名
★2006年美國莉貝卡.考迪爾獎提名
問與答
評論內容:
(使用評論前請先登入) 
注意事項
注意事項注意事項注意事項
相關商品
天衛文化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  2016 Tien-Wei Publishing Company All Rights Reserved.
易碩網頁設計公司